首页?????国学?????国学经典?????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2集:三家僭礼
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2集:三家僭礼
名称: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2集:三家僭礼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????
时间:2017-12-13 17:36
收藏:搜藏到百度??收藏到QQ书签
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2集:三家僭礼相关介绍

【孔子谓季氏,八佾舞於庭,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。】〖佾,音逸。○季氏,鲁大夫季孙氏也。佾,舞列也,天子八、诸侯六、大夫四、士二。每佾人数如其佾数。或曰:“每佾八人。”未详孰是。季氏以大夫而僭用天子之乐,孔子言其此事尚忍为之,则何事不可忍为。或曰:“忍,容忍也。”盖深疾之之辞。○范氏曰:“乐舞之数,自上而下,降杀以两而已,故两之间,不可以毫发僭差也。孔子为政,先正礼乐,则季氏之罪不容诛矣。”谢氏曰:“君子於其所不当为不敢须臾处,不忍故也。而季氏忍此矣,则虽杀父与君,亦何所惮而不为呼?”〗
马培路老师讲解:
我们体会“是可忍孰不可忍”,体会我们自己不忍为的事。从夺人之爱,拿人一根好的钢笔这样一个小事说起。你像我们现实生活中第三者的插足的问题,人家是夫妻,你插足於其中,何以忍心呢。这样的人心,实际上来说就有毒。再比如说,父母教育子女,有时会动手打子女,气愤之下父母可以打子女。子女呢,你个子再大,力量再强,敢不敢还手打父母啊?如果敢的话,你的心何忍呢?
我体会,在严格的礼制之下,祭祀舞天子礼,八佾舞。这种僭越和父母打子女的时候,子女忍心对父母还手,忍心打父母。这种恶劣的程度相等,差不多。季氏是僭越君。君臣,有他的义在。子女打父母,是子女僭越父母,超出自己的权利范围。我们体会在当时尊卑贵贱、礼制严格的社会环境下,季氏忍心这样做。所以说,从以後的战国到我们现在来看,春秋时期的人,看起来做的各种事啊,比我们现代人,比战国时期还是要强的多了。但是为臣的僭越礼,僭越到像季氏敢八佾舞於庭,实在说是非常严重的事。我们现在,电视上报道的“忍为”的这样的事更多。我看机关的办公楼,地方上检察院、法院大楼门口的台阶,一爬十几级,然後到它的大厅。而市委呢,平地进去就是大厅。国家在这些方面不知道、不在意这些事,实际上都是这方面的官员敢这样做,忍为这样的事,把自己的气派超过地方党委。不要看这是小事,腐败就在其中。官员在盖楼方面僭越的那种忍心,我们可以体会。
还有更厉害的,电视上播报的,山西省一个地级市,它的办公楼完全仿照天安门。办公区域,全是按照天安门,所有的建筑格式一样,而且还挂着国徽。国徽是代表国家权力的,政府部门挂国徽的只有国务院。竟然会出这样的事。按照现在,报道一下,这样的干部,说一说他,调一下岗位也就算完了。在古代,这是大逆啊,等於直接僭越到天子那里去了。你说八佾舞於庭还是在自己院子里偷偷的干呢,这楼盖起来你搬是搬不走的,就是直接在外面僭越了,到这样的程度。
我们体会,这样的地方官员的心膨胀到一种什麽样的程度了?有两个臭钱。这都是在现代的文化下,上下等级尊卑贵贱关系不明造成的。有的下级官员坐的车,比市长、市委书记坐的车牛的多,好的多。这样的事不是小事,可以见人心,比季氏家里偷偷地跳个八佾舞严重多了。就是这样官僚的水平,和老百姓敢对父母不敬,有这个忍心,所以造成社会道德的衰败。这些都是有关联性的。
还有市与市的领导人之间,相互走访、见面,用什麽样的方式呢?用国家接待外宾的迎接方式,有乐队。实在说这些都是瞎胡闹。问题是他们忍为这样的事。如果国家组织部门能明白忍为这样的事,就是“是可忍”,他什麽样的事不可忍为啊!这样的人如果不是个腐败官员那是犯邪了。绝不会是不腐败的。所以说见一个他忍为这样的事你叫他下台,一点也不冤枉他。
考察官员就是从法律的层面去,不从自心、不从德行上来考察。从法律层面上,他没有违法,法律没有规定你怎麽样迎接客人啊。忍为这样事的人,照我说就是他们手中没有枪杆子,要是他们手中有的话敢反对国家、敢反对政府、敢起义,一定是的。
这一章就讲到这里。同学们思考社会的一些“是可忍孰不可忍”的事,与这里所讲的连接起来,通过这个来分辨事物的义理所在。
我们看八佾的第二章。
【三家者以雍彻。子曰:“‘相维辟公,天子穆穆’,奚取於三家之堂?”】〖彻,直列反。相,去声。〇三家,鲁大夫孟孙、叔孙、季孙之家也。雍,周颂篇名。彻,祭毕而收其俎也。天子宗庙之祭,则歌雍以彻,是时三家僭而用之。相,助也。辟公,诸侯也。穆穆,深远之意,天子之容也。此雍诗之辞,孔子引之,言三家之堂非有此事,亦何取於此义而歌之乎?讥其无知妄作,以取僭窃之罪。〇程子曰:“周公之功固大矣,皆臣子之分所当为,鲁安能得独用天子礼乐哉?成王之赐,伯禽之受,皆非也。其因袭之弊,遂使季氏僭八佾,三家僭雍彻,故仲尼讥之。”〗
鲁国三家也称三桓,从鲁桓公下面的三个儿子分出来的,叔孙氏、孟孙氏、季孙氏。这是三家。“以雍彻”,彻呢是祭祀完之後,我们知道祭祀的时候呢要设尸,要进饭、进酒、献帛。尸吃饱了,然後祝或那个嘏,代祖先,代所祭祀的鬼神说:你们招待得很好,我要赐福给你们。赐福什麽,赐福什麽,这些都是有严格的词语的。这样呢,就开始彻俎。所谓彻俎呢,就是上的那些贡品开始往後彻,彻到後边寝庙里面去,到寝庙里再摆家宴,招待助祭的宾客。
吃的时候呢,就是彻俎的时候,有音乐。音乐伴随着唱诗班唱诗。唱诗呢,有唱诗的内容,就是诸侯国君能唱什麽诗,这些都是有礼法规定的。而鲁国三家,级别就是卿大夫级。他们彻的时候呢,伴奏唱诗唱的是《雍》。
我们学《诗经》,《雍》这一篇也学了。第一章就是“有来雍雍,至止肃肃。相维辟公,天子穆穆。”“有来雍雍”就是天子祭祀的时候,诸侯国君来助祭。诸侯国君来的时候,那种雍雍的和谐之容貌。这是“有来雍雍”。“至止肃肃”呢?来的时候是那种和谐的容貌,来了之後呢,那种严肃马上就起来了。在敬意之下,一到天子这里,那个敬心就提起了。“至止”就是来到,“肃肃”就是严肃的面貌,严肃的容貌出来了。
“相维辟公”,相是助,辟公指的是刚才说的来的这些诸侯。诸侯来干什麽呢?来助天子祭祀,助祭。他们来是助祭天子的。所以一看天子的那个仪态、容貌、威仪,就是穆穆。天子穆穆,那种深远之貌。那三家祭祀他的祖先,也有他下边的官员来助祭的。你像冉有做季氏宰,那季家祭祀的时候,他负责。其余的家,或者是齐国的大夫来了後也来助祭。但是他们在彻俎的时候唱的什麽?就唱这个《雍》。《雍》,刚才讲了,“相维辟公”,来助祭的是诸侯,辟公是诸侯。他家里有吗?一个助祭的诸侯也没有。诸侯不可能助祭大夫的。大夫助祭诸侯,诸侯助祭天子。“助”是协助的意思,协助就是做执事,在祭礼上做一些具体的事。那三家没有诸侯来,他唱的是“相维辟公”,是一些诸侯来助祭。
“天子穆穆”,三家祭祀的时候,哪里有天子?就是彻俎所唱的诗,配上相应的乐,所有的诗都是配乐的,那与他这里具体的环境要相应。所以说这样的诗只有周天子可以用,诸侯都不能用,更不要说三家了。所以说这首诗也是《诗经·周颂》上的,《周颂》就是周天子祭祀祖先的时候所唱的颂歌。
这是孔子对这个事的感慨,和对前面那个八佾舞於庭的感慨是一样的。而这个呢,又非常明显的,三家没有诸侯来助祭,也没有天子穆穆。他忍心唱这样的诗。可见礼崩乐坏之下,大夫执国政,什麽都敢做。
我们看注释,“此雍诗之辞,孔子引之,言三家之堂非有此事,亦何取於此义而歌之乎?”无有此义呢,没有此事,就是没有诸侯来助祭,也没有天子的穆穆。“讥其无知妄作,以取僭窃之罪。”就是僭越,下超越自己的本分行上之所行就是僭越。程子呢,在这里又追究三家者以雍彻的根源。这个根源来自哪里呢?“周公之功故大矣,皆臣子之分所当为,鲁安能得独用天子礼乐哉?成王之赐,伯禽之受,皆非也。其因袭之弊,遂使季氏僭八佾,三家僭雍彻,故仲尼讥之。”这里边就牵扯到鲁国的历史。
武王伐纣有天下之後,他好像是第二年就病了。我们在《诗经》里都学了,在病的时候呢,周公、召公想占卜,看看他病的怎麽样。当时天下刚刚打下来,天下未安。武王身体很关键,如果不能撑几年安稳下来的话,可能周有的天下,一下子就失去。召(音招)公也称召(音邵)公,召公和太公都想给他占一占卜。周公说呢,你们也别占卜了。占卜只是预测 ,只是问一下他现实的状况,未来的吉凶,他的病能不能好。
没让占卜,那周公怎麽做的呢?周公就围坛,在外边专门设了一个坛。他祈短酢⑼跫竞臀耐酰蛩麄兤矶。意思是说,如果你们想让武王追随你们而去的话,不如让我去,我呢,比他有才有艺,更能让你们喜欢。周公的意思就是祈段渫醪∧芎茫怪艿奶煜履芊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亚博体育体育亚洲最大官网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?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