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?????国学?????国学经典?????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4集:揖让而升
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4集:揖让而升
名称: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4集:揖让而升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国寃??论誾??孔子??八佾????
时间:2017-12-30 17:43
收藏:搜藏到百度??收藏到QQ书签
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4集:揖让而升相关介绍

【季氏旅於泰山。子谓冉有曰:“女弗能救与?”对曰:“不能。”子曰:“呜呼,曾谓泰山,不如林放乎?”】〖女,音汝。与,平声。○旅,祭名。泰山,山名,在鲁地。礼,诸侯祭封内山川,季氏祭之,僭也。冉有,孔子弟子,名求,时为季氏宰。救,谓救其陷於僭窃之罪。呜呼,叹辞。言神不享非礼,欲季氏知其无益而自止,又进林放以厉冉有也。○范氏曰:冉有从季氏,夫子岂不知其不可告也,然而圣人不轻绝人,尽己之心,安知冉有之不能救、季氏之不可谏也。既不能正,则美林放以明泰山之不可诬,是亦教诲之道也。〗
我们先说冉有这个人,孔子的弟子,名求。在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,冉有曾经先於孔子回到鲁国,做季氏宰,有战功。鲁国与齐国打仗,鲁国很少有胜的时候。冉有指挥的这场战争就胜了齐国。季氏就问他,你指挥战争打仗这麽好,跟谁学的?他就说,跟孔子。实在说孔子教学生打仗了吗?没有。为什麽他说跟孔子学的呢?孔子教的就是修身为本位的学问。他能把身修好,智慧增长。到战争的时候不用学兵法,他就知道处在这样的形势如何打这场仗。他打胜之後,说是跟孔子学的,顺便就建议季氏把孔子请回来。这样季氏就让国君派人带着大量的礼物,把周游列国的孔子(当时在卫国),请了回来。回国之後呢,孔子也没有做官。这是冉有一个很大的功劳。我体会是这样。
冉有这个人啊,从相貌来看很刚直。但是性格上稍微有一点畏缩,跟子路正好相反。子路是过於猛,冉有是惰性大,积极性不是太高,做事容易考虑再三。但是多才多艺,适合为政。他在孔子弟子四科里面也是在政事科。为臣很能忠於君,很看重君臣之义,君如果是有点毛病、问题啊,他也不愿意去直接阻拦。这样看,他不能算是以道事君的。君子以道事君,不可则已。所以孔子说他,不能以道事君就是具臣而已,具臣就是备个臣数而已。孔子说他的弟子这样的话,大家体会他们师生之间是一个怎样的关系。老师对学生什麽话都可以说,可以评价。
冉有为政不久把孔子请回来,孔子回到鲁国之後,冉有处理季氏家的事,常常请教孔子。一般情况下都能听孔子的话,像这一章是个别的情况,没有听。大体他性格的特点,为政忠於君,并且很看重政事。性格、为臣的状况,大家明白就可以了。
我们看章句,说“季氏旅於泰山”。旅呢,就是祭祀山的名称。古代各种祭祀的名称都不一样。有腊祭,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腊八。腊八我们现在理解是腊月八号,十二月八号说成腊八。实际上不是十二月八号,是十二月把八种神都请到一起,一块祭祀。祭祀完之後,所有的事(盖指农事)都不再做了,就是到了冬藏的时节嘛。这个在腊月祭八种神,就称腊祭。
春天祭祀就称为,夏天称为褅,秋尝,冬蒸,这是春夏秋冬四次祭祖的名称。周和夏、商的名称不一样。周是春祠、夏褅、秋尝、冬蒸。一个祭祀一个名称。旅就是祭山的名称,祭具体的山。要是对周围的山一起祭的时候又不称旅了,称望。在《尚书》上我们讲到过。旅於泰山就是祭泰山。注释上讲泰山在鲁地,在鲁国。但是《礼记》的注释上,泰山本来是归到齐国的,不是鲁国。这个说法不一样。
五岳四渎是由天子来祭。泰山是五岳之一,在鲁国或者是在齐国,天子只是在巡狩的时候祭。天子五年一巡狩,不巡狩期间诸侯可以祭。
关於这些礼呀,不要说礼的形式(外在的仪节格式)了,泰山假使在鲁国的话,鲁国的国君能不能祭?注家的说法也不一样。《礼记》的不同章节相互之间说的也有矛盾。有矛盾我们就从矛盾里面辨思义理。
刚才讲了,冉有是季氏宰。季氏宰是一个什麽职务呢?就是季家的管家。这个管家连季家的封地管理、生产、收税,连他家中的祭祀(叫宗伯),还有季氏家的整个人口,按昭穆怎麽分……整个这些事啊,一摊子事全部归宰管。我们以後说国家的宰相,相当於我们现在的总理。所有的事务都要管,都归他管。
所以说,季氏对他很看重。他和季氏有君臣的关系,就应当有君臣之义。那季氏旅泰山,是僭礼了,臣就当谏。孔子对冉有说“女弗能救与?”“你不能救他吗?”什麽叫救?我们说人陷於水火的时候,掉到水里面了,或者是在大火里边,我们去救他。别人陷於水火的时候要施救,那人陷於不义的时候呢?你像季氏不该旅泰山他却旅泰山,这样陷於不道义也要救。阻止他行这种不道义的事,就是救。
所以孔子说,你不能救季氏吗?季氏如果不去祭泰山,至少他没有这一个污点,没有行这个不道义的事。他去祭呢,就是行的不合道义,不合於礼法的规定。刚才讲了,礼法规定,泰山只有天子可以封禅。诸侯在封禅其余的四年(五年一巡狩嘛)来祭祀。封内最低也要国君才能祭泰山,季氏只是一个大夫。我们体会“弗能救”,救其陷於不义。
你说我们每个同学也有各自不同的性格特点,如果不修,以後可能走向极端或者遇到挫折。修正这些,也是老师救学生,可以用救来形容。
对曰:“不能”你看冉有啊,说话也直,一点不含糊。不能,就是救不了。孔子的弟子,在孔子的教诲下,既然称为七十二贤,这些贤人有贤德,贤德其中的德性之一就是直道。不说拐弯抹角的话,不隐藏一半说一半。什么事就是直说,冉有说不能。不能救,那看着季氏就要行这种不义。
刚才讲,冉有做季氏宰,与季氏之间就形成君臣之义。按照君臣之义,君行不义,臣要纳谏,要阻止君的不义,这才是以道事君。就从这个不能救季氏来说,我刚才讲冉有的时候,他做不到以道事其君。后边孔子说“非吾徒也,小子鸣鼓而攻之”,就是有时候说冉有不是我的徒弟。小子,就是喊其他的同学,“你们给我把他赶出去!”孔子所说的,就是冉有这个人忠于君,有一点畏缩、懦弱,不能正君恶。但是当官啊,他还是一个好料,又忠于君。
说不能救,孔子就感慨。“呜呼,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?”前边讲“非其鬼而祭之,谄也。”非其神,不是自己当事的神而祭之,是什么呢?也有谄媚之意。他谄媚神的时候,神会不会接受?你比方说,为什么要祭神啊?就是存对神的敬意。是不是啊?对神的敬意才去祭神。那你本来不该祭泰山,你违背这个礼,就是有大不敬之意。你违背礼,大不敬,又去敬神?这一个敬字啊,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是统一的。所以说他祭泰山,不是出于对泰山的敬。那是出于什么呢?可能就是谄媚。谄媚泰山神,祈求泰山神保佑,躲祸。这样的心就是对神不敬,对神不敬,你想泰山之神能接受他的祭祀吗?祭祀、祭山的时候要供奉那些太牢的,牛、羊、豕,让神享用的。如果泰山神享用祭祀供的这些贡品,那说明泰山神不知本,不知礼。礼之本为敬嘛。那泰山神不知礼之本的话,还不如林放呢。
我们在前面讲到,林放问礼之本。所以孔子说“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?”曾谓就是难道的意思。难道泰山不如林放吗?林放都知道礼的本,而泰山之神不知道礼的本吗?如果知道礼的本的话,他就不会接受季氏的这个祭祀。就是说,季氏你旅泰山也没有用。
所以我们现在,文化刚刚有点复兴的势头,各地组织公祭各种神,公祭始祖啊,都搞这样的活动。我看了一下,这些祭祀活动,合礼法的几乎没有。除非呢,祭自己的祖合乎礼法。其余的公祭的这些神啊,包括网络上大家联合起来祭祀的这些活动,合乎礼法的很少,几乎没有。包括现在,是河南吧,组织的祭炎帝,都不合礼。其实本来他们也不是出于敬心,那是什么呢?文化搭台,经济唱戏。联络台海两地,海外的华人,到这里来一块祭炎帝。联络这样的感情,期望他们来投资。电视上大加宣扬,省政府、省政协什么的都积极参与。其实这些都是非礼的。
以前四川大学学生会想组织祭黄帝,在网上发出来之后呢,笑非批评这个事。学生问为什么不能祭啊,笑非说你问马培路。然后他们又给我信箱里发信息,问为什么不能祭。但是现在各地还都是这样祭。笑非之所以问我,不是他不能回答,是他不屑与回答这样的问题。笑非还是很高傲的,他不屑于回答这样的问题。你这都不懂,你还祭什么。
我们通一下注释。
注释说“救,谓救其陷於僭窃之罪。”僭是僭越,他不当祭的。窃,是偷,偷神的保佑。後边“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”,注释说“言神不享非礼”。不享就是不享用。你不合礼,他不享用你供的祭品。你要是正当的君子,有人给你行贿的时候你也不受。是不是?神比君子更高明,阴阳不测之谓神。你有一点点不敬,你所行的有一点僭越,神都不享用。他比君子高明多啦,他能知道你的心思。要不就称它神啦?
所以“言神不享非礼,欲季氏知其无益而自止,又进林放以厉冉有也”。刚才讲“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”,就是泰山之神应该知道礼的本。所以说不会不如林放。而提到林放的时候,朱子说,就是拿林放跟冉有对照的。因为这个话是给冉有说的嘛。林放都知道礼的本,你不知道?知道礼的本话,应当正礼以行祭,不当祭的神不祭。
范氏曰:“冉有从季氏,夫子岂不知其不可告也”夫子大概能知道,像这样的事,冉有虽然是季氏宰,但是他阻止不了季氏。季氏啊,家大业大,又操纵着鲁国的政权。鲁国的军队,差不多都在他家里,和他家的军队等同。
“然而圣人不轻绝人,尽己之心,安知冉有之不能救、季氏之不可谏也。”不轻绝人,这个“绝”就是轻弃,绝弃他。什麽是“绝弃”啊?你行不义,跟我有什麽关系啊,我不管。这就是绝人。圣人的心不是这个样,冉有不能谏季氏,这是冉有的问题,他提出来让冉有知道。那,孔子也相信他的这个话冉有会告诉季氏。这个时候是季康子,季桓子已经去世了。冉有把这个话告诉季康子,季康子至少也知道孔子的意思了,他对孔子还是很尊敬的。所以孔子,当做的尽到自己的心而已。能救就救,不能救也没有办法。就是这个样。
从这个事上,我们体会圣人的德性。你说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,他不知道天下不可救。他虽然有东周之志,但实现不了东周,找不到明君。他应该知道这个事,他还是知道命的,君子知命。他知道,但是心中还是放不下。这就是圣人,他自己的那种责任心不能轻弃。有时候我们在自己的现实生活里也会遇到很多类似的事。比如父母爱子女,有时候也知道子女做的不对,但是他阻止不了。阻止不了也就不阻止了。还是对孩子的爱心起的作用。
“既不能正,则美林放以明泰山之不可诬,是亦教诲之道也。”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教诲冉有。让他体会,泰山神还是知道礼的本的。知道礼的本,泰山之神就不会接受季康子的祭祀。
(本文根据山东曲阜春耕园书院马培路老师的讲课录音整理。更多儒学课程,请关注春耕园书院的微信公众号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过喜马拉雅FM订阅“春耕园书院”)
(春耕园学校官方网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亚博体育体育亚洲最大官网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?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