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?????国学?????国学经典?????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6集:巧笑倩兮
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6集:巧笑倩兮
名称: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6集:巧笑倩兮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国寃??论誾??孔子??八佾????
时间:2018-03-06 23:16
收藏:搜藏到百度??收藏到QQ书签
《论语集注》八佾篇 第06集:巧笑倩兮相关介绍

【子夏问曰:「『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为绚兮。』何谓也?」】〖倩,七练反。盼,普苋反。绚,呼县反。○此逸诗也。倩,好口辅也。盼,目黑白分也。素,粉地,画之质也。约,采色,画之饰也。言人有此倩盼之美质,而又加以华采之饰,如有素地而加采色也。子夏疑其反谓以素为饰,故问之。〗【子曰:「绘事后素。」】〖绘,胡对反。○绘事,绘画之事也。後素,後於素也。考工记曰:「绘画之事後素功。」谓先以粉地为质,而後施五采,犹人有美质,然後可加文饰。〗【曰:「礼后乎?」子曰:「起予者商也!始可与言诗已矣。」】〖礼必以忠信为质,犹绘事必以粉素为先。起,犹发也。起予,言能起发我之志意。谢氏曰:「子贡因论学而知诗,子夏因论诗而知学,故皆可与言诗。」○杨氏曰:「『甘受和,白受采,忠信之人,可以学礼。苟无其质,礼不虚行。』此『绘事後素』之说也。孔子曰:『绘事後素』,而子夏曰『礼後乎』,可谓能继其志矣。非得之言意之表者能之乎?商赐可与言诗者以此。若夫玩心於章句之末,则其为诗也固而已矣。所谓起予,则亦相长之义也。」〗
『巧笑倩兮』到『素以为绚兮』,是诗的原文。这首诗,朱子说是逸诗。逸诗就是散落掉的,诗的全文现在找不到了,只在论语上有记载,知道有这首诗。这样的称为逸诗。
巧笑倩——倩呢,注释说好口辅。笑的时候,不是绷着嘴笑,也不是咧开大嘴笑。就是笑得好看,口张的大小适合,这就是好口。巧口辅助,那个笑就很美。
美目盼——盼是一个目加个分,目分,就是我们的眼珠和眼白,黑白最分明的,这就是盼。美目,就是黑白分明是最好看的。
素以为绚——素是白色。素以为绚,是在白色画布上画五彩的画。彩色在白地的映托下,各种颜色就非常分明。这个跟前面的巧笑倩、美目盼,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?按照注释,他讲,“言人有此倩盼之美质,而又加以华彩之饰,如有素地而加采色也。”我们心中有乐,就会笑。而笑的时候呢,你说是绷着嘴笑,还是裂开大嘴笑?不是到时候你还想着我怎么笑,你提醒自己:我笑的时候嘴要张好。这不可能的,是不是啊。
目的分明,目是什么呢?心灵的窗户。通过你的眼睛可以反应你的心。这都是说的有内在的德性的素质,然后稍微加一点文饰,这个人就显得漂亮。稍加文饰就很漂亮,不能太浓。素以为绚呢,也是先打好底子。打好白的底子,然后再在上面施画,画的就漂亮。人呢,有内在的德性作为质,笑的时候他自然就不会咧嘴大笑。发自内心的乐,就能笑得合度。这是与德性相连的。那个眼睛呢?既不是那种恨恨的眼神,也不是那种茫然的眼神。我们体会恨恨的眼神儿,那个眼珠子就是时刻睁得圆圆的。还有就是很茫然的,整天无精打采的眼神。这些都与内在的心有关系,都是心定的。就是与德性有关。德性高,就是打好基础。笑也好看,目也好看。这个都需要修出来。
这样看素以为绚,大家可以体会到了。绚是五彩,在白色上画五彩最好。人有这种德性的好的心地,笑的自然就好看,眼睛自然就漂亮。如果再稍微打扮一下,谁看谁都说漂亮。
所以我们常说一个人的气质怎么样,气质从哪些地方看出来的?动容周旋,连你走路,说话,笑容,笑的时候的状貌,你的眼神……都能体现出来。体现出来,有的人气质好,有的人气质差。那我们在这里修德性,修出来之后自然就有一定的气质。你不信?我们自己,同学们都是一起修的,显不出来。你把我们的学生和体制内的学生放在一起。你让别人看,人家一下就能看出来,两者的气质确实就是不同的。就是有差异。
你说,“哎呀,我擦胭脂抹粉,抹上‘血口’,抹上那个口红。用‘血口’去喷人,惹着人的眼球。”你想一想,多丑,是不是?自己还以为美。美呀,还是心灵的美,是内在的。然后外在的,你说人的长相,各有各的特色。你气质一衬托,各种貌相都美。就是在气质上。这是诗说的。
子夏问:『何谓也?』为什么他问何谓为也呢?朱子说,大概他认为如果说素以为绚的话,反而是以素为饰了,难道用白色来做彩画吗?而实际所表达的是,打好白色的地子,这是素。然后在白地上再画彩色。子夏理解成呢,用白色来做彩色。这是他问的原因。所以孔子说绘事后素,就是绘画五彩后于白色。素是白的意思,就是在打好地子之后再画。这就是绘事后素。
从这个绘画上,孔子回答这个问题之后。你看子夏又说,礼后乎?我们说讲礼的时候,都是各种各样的礼的外在形式。礼的形式是有内在的敬心的。没有内在的敬心,那礼的形式呢,等于徒有其表而没有内容。所以子夏体会到,礼为文。文,就相当于文饰,相当于修饰的。礼本来就是修饰的,而这种修饰呢,要与内在的心对应起来。这就是礼在后。
那礼前是什么?德性。你祭鬼神,要对鬼神有那种敬意。你对人作揖、鞠躬要对人存敬心。真正的有敬,行出那个礼来。你说,要是有那个敬,没有外在的文,好像表现不出来。有内在的敬,再加上外在的文表达,这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很容易拉近了。
对人的恭敬是这个样,对鬼神的恭敬也是这样。我们祭神,就是对神的一种感恩,他们有德于我们,他们对我们有恩。感恩就是报本,报答他们。真有那样报答的心,你说旅山,就是祭山,确实对这个山存敬意。我们的房屋都是从山上伐的林木,我们家里的摆设很多都是木质的,这都是山给我们提供的。那些各种雕塑,石头,都是山给我们提供的,还有那些玉石。山的森林还可以调节空气湿度,让夏天显得没有那么炎热,冬天呢,北风也刮不过来。这些都是人可以直接感受到的。那你体会到这些之后,真正对山有那种感恩、报答之心,那行这个祭礼,内存敬意。与单纯的外在的形式完全不同。“哎呀,人家都祭山,我们也该祭。”一招一式的把那个礼走下来,就完了。有没有敬心,是大不同的。所以说礼在后,敬在前,忠信在前。忠信为直。子夏从绘事后素,就体会到礼为后。
这是三个事物的理。一个是美目盼,巧笑倩。就是说女子漂亮不漂亮,关键在她内在的质。有这样的质,再稍加文饰,能体现出来她的漂亮。绘事后素呢,是打好白底子,然后才能画出好画来。而礼,行外在的礼,先有内在的忠信、敬心,有这样的一个内在德性的基础。这样你看把三个事物串起来了,串起来之后,三个事所讲的是一个道理。子夏就能体会到,他应该如何学习。
学什么?孔子教,礼,乐,射,御,书,数。孔子教他们习礼,各种各样的礼。习礼,不是学外在的形式,重要的是养内在的德性,养忠信。所以说主忠信,有忠信才有站础W酉木蛷倪@个事上悟出来,习礼啊,是外在的形式,重要的是养忠信。就是通过体会这个诗,有问题向孔子请教,然后呢一下子悟到,学习就是要抓根本,抓根本就是要养德行。
我们讲为己之学,我经常强调这个。一章一章的书,孔子怎么说的,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他们怎么说的,你就是都背下来,也就是辞章之学而已。这不是目的。我们学这些辞章,目的是一个辞章一个辞章地体会它内在的精神,让我们的心体会进去。思辨义理,体会圣人的心,贤人的心。体会我们平时该怎么样养自己的德性。这个学习的过程,学辞章是为了养德性。你看,也可以说辞章后乎?辞章在后的,德行在前。养好德行了,对圣人说的话就能理会的透。然后你说讲也可以讲,为人也可以和谐,做事也可以成功。那就是辞章为后,为己在前。
宋儒那个时候,就批辞章之学。大概各个时代都有这样的做法,好像学习就是学圣人的辞章,与德性不相合。谈的时候口若悬河,做的时候一无是处。我们也有见到这样的,我的朋友也有这样的。辞章很好,做事不行,为人处事不行。
子曰:『起予者商也,始可与言诗已矣。』
起予,就是启发我。商,是子夏的名,老师可以称学生的名。首先说起予者商,注家讲就是教学相长。那个原话是斆学相长。我们现在说白了就是教学相长。教学为什么相长呢?孔子说颜回不能助我,因为他没有问题,就不能启发我对没有见到的问题义理的思辨。所以孔子说颜回不能助我。那其余的弟子、学生有问题提,提问题实际上就是激发老师对这个问题的思考。
我们说经典里面有万事万物的理,我们学习就是通过思辨这万事万物的理,来提高我们的德性,使我们变得博学。而现实中,万事万物也不足以概括天下的。现实中随时发生的事啊,学生随时提的这些问题,都能启发老师。就是孔子,即使是圣人。我以前跟大家讲过,他就是心地清明。事物不到他跟前的时候他也不知。之所以说他是圣人,他心地清明,就是事物到他跟前的时候马上能思辨的清。这样的就是圣人。那博学呢,就是要让各种各样的事物到他跟前,然后他就能思辨的多。一章一章的书,是到他跟前的事物。学生提的问题又具有针对性,现实性。这样到他跟前能够助老师,提高老师的水平。那学生问问题,老师给你回答,也帮助你的学习。这就是教学相长。
通过子夏这样的体会,孔子也受到了启发。礼的内在形式和外在精神,人的内在气质和外在形容,绘画的白地与五彩,一理相贯。孔子平时可能没有这样联系起来,至少在这个事上没这样想过。子夏一说,孔子也受到很大的启发。这就是起与者商也。
「可与言诗」。诗啊,你看我们很多的语言都是从诗演变而来的。而诗说了很多,花木鸟兽虫鱼。它讲那些花木鸟兽虫鱼的时候,就是以万物的理,来明我们人当行的道义。诗的语言,很多是寓意,寓指的。就是把动物、植物,它们的那些理,用来引导我们人世的道义。我在讲的时候,就是依照这样的方式来讲《诗经》的。我们说《诗经》是经,不仅仅是文学。就在这个方面。
大家明白,诗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,用万物花木鸟兽虫鱼的行为规范来指导我们人世。我们人世遇到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做,遇到那样的情况该做什么,应该学它哪个方面的德性。我们说中华文化上法天,下法地,中法自然。圣人效法的就是天地万物,从天地万物里面体会一些道理用来指导我们的人事。这个方面,诗体现得最多。
通过诗的语言你能贯通起这些理来,这样才可以跟你辩论诗,谈诗。你如果沉浸在,“哎呀这个语言描写的这个鸟,怎么叫的这么好啊。花草怎么长得这么漂亮。”你仅仅停留在文学上,那诗就不是经了,对我们的德性一点作用都没有。
大家再回想一下我讲诗的时候。反正我讲的怎么样,我自己不敢说。我追求的是这样一个目标,把各种事物的理,内外上下串通连贯起来。我追求的是这个样。这样我们就可以体会,有子夏的这样一个水平。
通过美目盼,巧笑倩,理会到绘事后素之后,然后能接着发挥,能体会到礼在后。忠信,站词嵌Y内在的本质。他能悟到这一点,说真的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悟到这一点,重要的是他能真切的体会到学习,学什么?修身为本,修德性为根本。
考虑到子夏这么聪明,可与言诗。他在这里悟到了,但是他以后并没有循着这个路走。虽然他的德行也足够可以称贤,但是他的学问还是重在辞章上。就是偶尔这样悟到,没有去落实。我们想一想曾子整个的学习过程,从孝做起,直接就是抓根本。曾子一辈子就是这样抓根本。所以说他能传孔子的正学。
我们看注释,一个是引谢氏的话,一个是引杨氏的话。谢氏曰:「子贡因论学而知诗。子夏因论诗而知学。故皆可与言诗。」就是都能贯通。「子贡因论学而知诗」,我们之前讲过,《论语》学而那一篇的倒数第二章。子贡问孔子,贫而无谄,富而无骄,这个怎么样?富了之后不骄傲,贫呢,也不谄媚富人。这是从学上开始问起的。孔子回答说,贫而无谄,富而无骄可以。但只是可以,不若贫而乐,富而好礼。你能做到你说的这个,无谄无骄,只是一个初级的水平。继续学习,能够做到贫而好乐,富而好礼,那才是德性的极致。
他们师生之间一这样对话,子贡马上就体会到诗说的『切磋琢磨』,不就是这个意思吗?治鹿角兽角先切,想做成一个什么样的形状,多余的先切掉,然后再磋。治玉石呢,先琢,琢成一个什么样的形状,然后再磨。切磋琢磨,诗里面就是从兽角和玉石来比喻学习。
学习也像治骨角玉石一样,切了再磋,琢了再磨。每一个同学啊,都有各自的问题。先把我们明显的问题,切除掉。切除掉呢,有时候自己的心还是很难适应。细的功夫再慢慢的磨。磨得久了,这个问题就彻底去掉了。这都是学习。所以说子贡论学而知诗。
子夏呢,因诗而知学。他怎么知学的?礼后,礼是外在的形式,那学是学什么?要主忠信,养德行。这才是主要的学习。

(本文根据山东曲阜春耕园书院马培路老师的讲课录音整理。更多儒学课程,请关注春耕园书院的微信公众号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过喜马拉雅FM订阅“春耕园书院”)
(春耕园学校官方网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亚博体育体育亚洲最大官网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?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